5G專網是個大西瓜(一):價值之問

0 評論 2788 瀏覽 3 收藏 19 分鐘

編輯導讀:隨著5G基站越建越多,人們正在跑步進入5G時代。盡管如此,很多人并不知道5G的具體含義,也不理解它能給生活和工作帶來怎樣的變化。本文作者用最近火爆的“合成大西瓜”游戲類比,對5G的價值展開分析,希望對你有幫助。

提起5G,身邊總有諸多親戚朋友不時發出靈魂拷問“除了快和貴,5G到底有啥用啊,你不是學電腦的嗎快給我說說”。如果真的從“5G是啥”開始講起,大家絕對興味乏然早早做鳥獸散。

眼看著又快到一年一度的問答環節,這次我準備用一種奇特的角度,借助時下最火爆的小游戲《合成大西瓜》,來解答這一問題。

讀者們想必早已玩過或者聽說過,一夜之間無數網友都開始熬夜爆肝,冒著禿頭的危險盤著一顆顆葡萄櫻桃橙子檸檬獼猴桃番茄桃子菠蘿椰子,只為了在碰撞聲中看到一個金光閃閃的大西瓜。

讓一個從沒有玩過的人來審視“大西瓜”,估計很難理解這款游戲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吸引如此多擁躉“為它消得人憔悴”。但身處其中,很容易就被其簡單明了的數字邏輯,同類合并引發的連鎖反應,隨機掉落的不確定性,以及達成終極成就后的滿足感,一步步變得“上頭”。

就像是普通人也總看不透5G到底哪里好,但運營商們卻一直用行動表示著對5G愛的深沉。除了忙著建設讓移動終端用戶可以高速上網吃瓜、玩大西瓜要用到的5G公網之外,垂直行業用到的5G專網更是火得一塌糊涂。運營商們為它寸土必爭,各省市相繼出臺了在重點行業和領域建設5G專網試點的有關政策,華為、騰訊等IT、互聯網企業陸續入局。如此多產業要素匯聚在一起,究竟誰跟誰的碰撞才能加速“大西瓜”的到來?

從這個角度看,從5G專網的價值鏈條中層層遞進,能夠直接清晰地感知到5G時代的躍動。因此,我們將在接下來的5G專網系列中,以《價值之問》《碰撞之謎》《合成之難》不同側面,來嘗試回答以下三個問題:

  1. 全球運營商集體押注的5G專網,到底甜在哪里?
  2. 5G專網與哪些行業能夠碰撞出驚喜,在哪些領域又會卡到想哭?
  3. 5G專網的建成需要解決哪些難題,有哪些技術協同是至關重要的?

希望看完這三篇之后,大家能夠覺得理解5G專網,就如同理解“兩個葡萄合成一個櫻桃”一樣簡單,并自行做出判斷:5G專網到底香不香。

今天,我們先來梳理一下,5G與專網的結合究竟能給行業帶來哪些價值?

01 5G與專網:命中注定的相逢

不知大家發現沒有《旅行青蛙》《跳一跳》,以及《合成大西瓜》等一眾風靡全網的游戲都是在1月引爆,看來歲末年初網友們都太閑了(這句劃掉),以及游戲形式本身簡單易上手的特性。

世界上總有一些相遇,看似突如其來,實則是命中注定,比如5G與專網在此時此刻的相遇。

首先厘清一個概念,專網并不是5G的專屬,早在2/3/4G時代,一些對網絡安全、通訊穩定性要求極高的行業或機構,如鐵路、石油、電力、機場、航空航天等等系統,都有自己的定制化專網,只為該系統提供服務。

舉個例子,當一個地方發生地震災害,通訊基站很可能已經因為電力系統損壞而無法工作,加上偏遠地區或山區、隧道等復雜環境可能并沒有實現公網覆蓋,傳統救援往往是以衛星電話通信,輔助微波、超短波、短波、340M無線圖傳等通信手段來進行作業。

顯而易見,相比于追求“快”的大眾市場,面向特定行業的專網有著十分個性化、場景化的痛點與訴求,也因為“穩定”權重更高,適用范圍和規模都不大,商業價值不足以吸引運營商重點投入,導致一直只能作為主流公網的補充,在技術上也會落后于公網1到2代。5G到來之前,很多國內專網都是以“2G+4G”組網形式存在的。

按道理說,長期采用這種組網形式,亦或者大眾熟悉的Wi-Fi網絡,都可以滿足特定行業專網無線通訊的需求。有必要一定要用5G嗎?

我們將其分為兩個部分來談。一是必要性,為什么非5G不可;二是重要性,5G能帶來哪些特殊價值。

談論必要性,需要從專網通信市場的三大變化說起:

首先,頻譜資源。我國的頻譜資源大部分都劃分給了公網,再將特定頻率授權給政務、公安、軌道、機場等行業使用,一般使用前都需要向當地無線委員會申請。而中國人口基數之大,已經成為全球4G頻譜資源最緊缺的國家,接下來,傳統專網想要升級并擴容,可能面臨無頻譜可用的境況。那么,專門的5G專網頻譜,就成為唯一的選擇。

其次,專網變化。傳統專網通信能夠解決語音交流等訴求,但面對智能電網、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等要求數字傳輸業務、人機物互聯的場景,想要帶動無限攝像頭、智能移動終端等設備,處理高清視頻、承載大容量數據傳送,就力不從心了。

試想一下,在超高密度、追求實時聯動的機場,依靠“2G+4G”來完成航班定位、視頻監控、應急調度等工作,如果突然出現一個網絡盲區或數據擁塞,是不是還挺嚇人的?再比如醫療救護車等關鍵服務從一個網絡遷移到另一個網絡,就需要服務的連續性,一旦網絡之間短暫斷聯,就像突然出現一顆計劃外的“葡萄”,卡住最關鍵的一步,有時可能還會“要命”。

而Wi-Fi網絡大家都懂,可靠性、穩定性、移動性也都相對較差,普通人從客廳走到洗手間都可能面對“無信號”的窘迫,讓它來承載機場、港口、礦區等復雜環境下的海量信息傳輸,委實有點“強Wi-Fi所難”了。

從這個角度看,各個垂直行業對專網網絡傳輸速率、網絡時延、安全性要求的提高,讓5G成為專網在當下的最佳選擇,沒有之一。

人機物互聯:

隨著物聯網、大數據等新技術的應用,各種智能化設備也有了連入專網的現實訴求,換句話說,一張專網既要實現人與人之間的高速通訊,還需要滿足機器與物聯網設備的連接需求。

比如在現代智能化工廠里,要遠程控制機器人在廠區內進行巡檢,并將超高清視頻實時處理并傳輸,進行風險隱患預警;再比如海港碼頭的車輛往來頻繁、操作復雜,容易出現網絡盲區等等。

還記得曾被廣為宣傳的5G的三大應用場景——eMBB增強移動寬帶、URLLC超高可靠超低時延通信、mMTC大連接物聯網嗎?對于公網用戶來說,可能還很難從VR/云游戲等C端應用上感知到上述魅力,但在行業專網中,5G已經不再是一種選擇,而是最終答案。

02 被重塑的通訊產業價值鏈

顯然,5G的“必要性”并不足以解釋,為什么它能夠在短時間內激活從政策端、運營商、第三方企業到行業客戶如此強烈且緊迫的參與感。

正如前文所說,專網通訊原本更多出現在公安、救援、消防、礦山等應急通訊場景下,這使得它既十分重要,但著實也沒有太大的商業價值潛力。而根據Gartner的調查,有三分之二大型組織計劃到2020年部署5G。

其中的關鍵在于,5G將專網通訊價值鏈打破重塑了。就像在“合成大西瓜”出現之前,可能很少有人會想到,獼猴桃、櫻桃、橘子跟西瓜能有什么關系。將這些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水果串聯在一個價值鏈條里,等待它們發生連鎖反應,是這款游戲最酣暢淋漓的部分。

而5G專網通訊市場中,許多你想得到或想不到的角色,前所未有地開始參與進來。

一開始,是新的專網買單者加入了。

受限于LTE專網超高的網絡建設成本和低網絡容量,一些對網絡安全性和自主管控有需求的機構,比如企業、高校等,不得不放棄專網優勢,轉為投奔公網或自建局域網。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場景沒有條件架設有線光纜,比如石油勘探、偏遠山區等等,可能帶來一定的施工風險,或者地理環境無法有效傳輸、建設成本過高。

而5G高速率、低時延、高可靠等特性,則為更多行業引入專網打開了一扇突破口,也讓5G專網打開了更大的市場空間。

前不久廣東省工業和信息化廳、通信管理局等九部門聯合發文《關于應對疫情影響進一步促進信息服務和消費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出向國家申請1.4GHz等相關頻段,在政務、公安、應急管理、電網、高速公路、船舶、鋼鐵、石化、油氣管道、專業園區等重點行業和領域,試點建設10個以上5G專網。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組織實施2020年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工程中,5G領域7大創新應用提升工程就覆蓋了醫療、企業、電力、車聯網、教育、港口、視頻等幾大專網基礎設施建設。來自政府和行業的渴求,共同催生了5G專網真實且火熱的商業前景。

隨著受眾的改變,5G能參與的場景創新也更多了。

商業屬性更強的行業用戶對網絡服務的需求也與234G時代的專網有所不同。除了可管可控的安全要求之外,5G的更多能力被激發出來。

比如其定制化能力,可以滿足企業靈活部署業務的需求,可以根據使用場所、工作類型提供不同的配置,在隱私安全保護的基礎上減少企業的網絡成本;

借助5G大規模物聯的能力,教育專網可以通過“邊云融合”,將原本集中在云服務器上才能完成的計算任務與應用下沉到“邊緣”,讓機器人服務、遠程直播課程,甚至虛擬教室等都成為可能,實現智慧教育。

一些本就有專網的領域,比如政務、交通、鋼鐵石化等等,也可以跟隨5G專網的腳步,加速數字化、智能化的轉型。目前許多政府救災日常檢查、執法、辦公中實現了移動無線辦公,現場數據實時上傳下載,大幅度提升了政務處理的效率,這些都是傳統專網所不可比擬的。

企業和機構用戶對5G專網強勁的付費能力,無疑很有效地填補了運營商因個人通信消費能力飽和、C端市場增長放緩而面臨的商業困境,相當于擁有了一臺新的“印鈔機”。 ABIResearch近日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到2036年全球5G專網支出將超過5G公網。這也是刺激了運營商們大幅度地投入到專網業務中來的直接原因。

不過,5G專網的建設難度與傳統專網不可同日而語。盡管運營商們依然擁有極大的基礎網絡和IDC等基礎設施話語權,但5G虛擬專網對一系列新軟硬件協同的需要,比如切片網絡、智能芯片、光網融合等,也給了云計算廠商、互聯網企業等集結到5G專網價值鏈中的可能。

為什么不采用與公網數據完全隔離的獨立5G專網呢?這種網絡需要建設專業的無線設備和核心網一體化設備,也需要國家分配專網頻段,更適用于高精制造、監獄、軍隊、核電等專屬通訊。而前面提到的更寬泛行業、成本敏感型用戶公?;旌闲偷?G虛擬專網更具現實意義。目前,我國的廣域專網業務,包括智慧城市、智慧景區、智慧產業園區等場景,都是通過5G虛擬專網來提供服務的。

而5G虛擬專網就需要基于公網資源進行邏輯劃分,利用端到端 QoS 、邊緣計算或網絡切片技術,實現專網與公網的數據隔離。

在終端層,最終用戶(工作人員)所使用的手持終端、車載設備等也需要適配的芯片和軟件。系統層,核心網全面云化、集中式演變為分散式、更加開放的網絡特性等,都要求提供語音編解碼、業務數據路由交換等功能的設備同步迭代更新,英特爾、諾基亞、華為等廠家已經在移動邊緣系統芯片、物聯網解決方案、軟件定義網絡(SDN)、網絡功能虛擬化(NFV)等領域展開布局。

而應用層需要基于接口來根據具體場景開發相應的設備,比如調度臺、網關設備、硬件平臺等等,以支持不同無線制式、寬窄融合、公專結合的趨勢。顯然不是運營商自己就能全部搞定的,需要引入第三方IT、CT業務企業來針對客戶的特色需求進行深度融合開發。

許多互聯網公司如阿里巴巴、騰訊等也都在這一領域看到了機會。它們與運營商合作,利用自身在云計算、AI、物聯網方面的技術能力,為垂直行業提供更具安全性和易用性的5G實體專網,擴展行業應用維度。

尤其是在國際博弈的大背景下,我們也需要用新技術、新常識、新邏輯去理解通訊安全。數據顯示,2017年摩托羅拉公司在專網通信市場占據了33%的市場份額。而中國產業力量在5G、AI、IoT、云計算等前沿技術體系上的領先與集結,也將進一步改變專網通訊主要由國外品牌主導的隱憂。

5G專網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系統工程,產業鏈的延伸,更多成熟技術的引入,讓許多原本“獨自美麗”的產業角色,都得以被一個完整的邏輯串聯起來,就形成了碰撞、融合、重組的可能。

全新的5G專網價值鏈中,其中最讓人激動地并不是最終那顆名叫5G的“大西瓜”,而是游戲規則和場內玩家的改寫。在一連串編排、碰撞、合并過程中的驚喜和意外,給整個通訊產業帶來的新機。

當然,這一過程是循序漸進的。那么,哪些領域會率先結出勝利的果實?

#合作媒體#

腦極體,微信公眾號:腦極體。寫讓你腦洞大開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體、海外科技。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